我没吃药

我没病我不去医院

【现欧】我可能,喜欢他

    避雷警告

初稿

小学生意识流文笔

全他娘是ooc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高述的许多重要转折点都在夏日

       虽然夏天对他而言并不是个好季节,因为夏天代表黏腻的汗水,日渐增长的蚊虫,对洁癖而言真的是个灾难。

     有时他也会在工作台旁发呆,从工作室的窗台,也是高耸的大楼,而他也正在这座对他而言异常冰冷的城市思绪飘忽到了那个夏日。

     可是在那个夏天,他与奇迹相遇了,那个名为欧阳的奇迹。

     他与欧阳相遇相识,他也意识到,自己对于欧阳的界限划分已经超过了朋友。他对欧阳的感情,越界了。

     在刚住宿舍那个夜晚,高述好不容易熬过来雷总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噜,梦境也回到了夏日,他坐在课桌前,做这试卷,教室里细微的凉风,旁边人奋笔疾书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一场梦。考试结束后有个女生走过来告白许多人梦中的场景,高述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跨到所谓的正常,而去伤害他人,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 还是拒绝了,初中那刻突然的悸动,在意,让他明白,自己去不到那边,所谓正常的界限。他开始不安,完美的机器终出了纰漏?可能性取向那时对他而言,是个巨大的错误。那是他几乎终日在自我的厌恶中度过。开始不安想要清理东西好像这样就能变得正常。后来演变成了洁癖。

     他开始接触戏剧,戏中的人可以自在,可以过着他们的生活,他可以在戏剧中沉沦,暂时成为自己喜欢的人,父母一开始觉得这孩子一天到晚往图书馆跑挺好的,直到书架上的书开始被剧本,哲学所占据,他们开始说:

     看这些书你迟早会疯。

     可他依然做着那个父母眼中的完美机器,与他人炫耀的工具,不反抗,成绩优异。

    多数人对他的评价也是,高家的儿子优秀,而不是高述优秀。他是高家的儿子,他也是高述。

“每当他们垂青于我,就仿佛在打量我有多么微不足道”

     他参加了第二场考试,放在桌面上的只有一张纸。写着“ARE  YOU  A  GAY ”

     等他发现欧阳与他如此的相似,他又开始迷茫,我对他的感情,是爱,是喜欢,是羡慕,还是从他身上看见了无比想要成为的自己。

     到考试时,那家伙彻夜苦战让他心疼。回寝室时,那家伙的欢迎,微信上叫他爸爸。喜欢一直是不对等的。他的每一个举动,都会让自己的放弃成为徒然。内心滋生的独占欲也尝尝将他吞没。

     老高的爱,只能藏匿于欧阳看不到的角落。那家伙不知风月的迟钝如同针,刺得他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 高述顿坐在窗前发呆,一声qq 特关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他虽然一直谨记着他们两的时差却还是把手机时间调成东京时间,手表用来看自己的时间。他知道,欧阳又熬夜了。他高兴说自己买了漫画

      之前说有个还算喜欢的漫画,结果欧阳买了全套漫画,和还特别到不同地方买特典,而且又发布了汉化。

      高述喝了口咖啡,虽然效果并不如欧阳消息来的提神。他顿了顿又把输入法中置顶的我喜欢你删去,改成了谢谢。咖啡挺苦的,说着他又拆了瓶肥宅快乐水

洛杉矶开始下雪了。

      他那里有星星吗,晚上会有猎户座吧